周易传文白话解(说卦)

刘大钧 林忠军著 山东友谊书社1993年4月第1版)

说卦

昔者圣人之作《易》也,幽赞于神明而生著,(2)参天两地而倚数,(3)观变于阴阳而立卦,(4)发挥于刚柔而生爻,(5)和顺于道德,而理于义,穷理尽性,以至于命。(6)

注释:

(1)案马王堆出土帛书《系辞》杂有今本《说卦》前三章,《隋书·经藉志》载:“及秦焚书,……唯失《说卦》三篇。”可以断定《说卦》在流传过程中有错简、误论现象。因材料的限制,无法证实错讹的具体情形,故此还按传统对《说卦》章节划分注泽。

(2)幽:隐,深。赞:又作“讚”,其义训为“助”、“求”。幽赞,即深深祈求。神明:本指天神地明。庄子曰:“天尊地卑,神明之位。”(《庄子·天道》)荀爽:“神者在天,明者在地。”(李氏《周易集解》)此指天地变化神妙莫测。生蓍:创立揲蓍之法。

(3)参天两地:先儒众说纷纭,兹列几说如下:(一)天地之数相合,天得三合(一、三、五),地得两合(二、四)。(二)分天象为三才,以地两之,立六画数。(三)天地之数为十,以天三乘之为三十,以地二乘之为二十。其数积之和正为大衍之数五十。(四)天圆地方,圆是用一围成三,方是用一围成四,三为三个奇数,四是两个偶数,故三天两地。(五)三天两地即为古代奇偶。(六)参天者,谓从三始,顺数而至五、七、九;两地者,谓从二起,逆数而至十、八、六。以八卦相配,天三配艮,天五配坎,天七配震,天九配乾,此从三顺配阳四卦;以地二配兑,以地十配离,以地八配巽,以地六配坤,此从两逆配阴四卦。取八卦配天地之数总五十而为大衍,天一地四无卦可配,故虚而不用等等。综观先儒诸说,多为臆测之辞,似未得实。案“参天两地”之确义,笔者以为在《说卦》中已作明确解释。《说卦》云:“昔者圣人之作《易》也,幽赞于神明而生蓍,参天两地而倚数,观变于阴阳而立卦,发挥于刚柔而生爻,……。”又说:“昔者圣人之作《易》也,将以顺性命之理,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,立地之道曰柔与刚……。”两段文字,皆以“昔者圣人之作《易》也”起始,但一述神明之“数”,一述性命之“理”,而“数”、“理”一致,故这两段文字是互应互补的。对比这两段文字,可看到其前一段“参天两地而倚数”与后一段“立天之道曰阴与阳,立地之道曰柔与刚”是前后互应的,先儒之误在全以奇数释“天”,而不知其“立天之道曰阴与阳”,皆以偶数释“地”,而不知其“立地之道曰柔与刚”。这种天道中即有阳又有阴,地道中即有柔又有刚的思想,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。天道“曰阴与阳”,显然只有“三”,因“一”为天数象阳,“二”为地数法阴。但“一”虽为天数象阳但无法包含地数“二”,以体现天道之“曰阴与阳”,惟有天数“三”,才既含天数“一”,又含地数“二”体现出天道的阴与阳。此即“参天”倚数的根本所在。同样,在地形成,“二”为地数法阴,但地数“二”中已包含天数“一”。故地道之“柔与刚”在“两地”中包含。总之,参,即三。两,即二。参与两,乃指天地之数中各能包含阴与阳的最小生数。

(4)变:变化。此言筮法,指数之变化,即分二、挂一、揲四,归奇于扐蓍策变化。《系辞》有“十有八变”之变即是此意。阴阳:指老阴、才,少阴,少阳。

(5)发:动。挥:变。刚柔:指刚画柔画。生爻:刚变生柔,柔变生刚,九六相变。

(6)道:天道。德:得。所得以生谓德。道德犹言自然规律。理,条理。义:制事之宜。穷理尽性:研究物理穷尽物性。命:天命。

今译:

昔日圣人作《周易》时,深深祈求神明而创制蓍法。是以天数三与地数两为依据而确立阴阳刚柔之数,观察阴阳的变化而确实卦画,变动刚柔之画而产生了爻。和顺于(自然)道德,而调理事物得其宜。穷研物理而尽物性,以至于通晓天命。


昔者圣人之作《易》也,将以顺性命之理,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,立地之道曰柔与刚,立人之道曰仁与义。兼三才而两之,故《易》六画而成卦。分阴分阳,迭用刚柔,故《易》六位而成章

注释:

①阴阳:就天之气而言,指阴阳之气。刚柔:就地之质而言,指刚柔之质。仁义:就人之德而言,人禀天地阴阳刚柔之情而有仁义。

②兼:兼备。三才:天地人,此指三画。两:两相重。

③分阴分阳:分阴位阳位。汉人以为二、四、上为阴位,初、三、五为阳位。迭:递,即交替。章:文彩,指刚柔杂居以成文彩。

今译:

昔日圣人作《周易》时,将以顺从性命之理,所以确立了天道为阴与阳,确立了地道为柔与刚,确立了人道为仁与义。兼备(天地人)三才之画而使之相重,因此《周易》六画而成一卦。分(二、四、上为)阴位,分(初、三、五为)阳位,(六爻)之位,更迭使用刚柔,故《周易》六位之(阴阳刚柔)顺理成章。


天地定位,山泽通气,雷风相薄,水火不相射,八卦相错。数往者顺,知来者逆,是故《易》逆数也。

注释:

①天地定位:天地确立上下位置,天尊位上,地卑位下。天地、山泽、雷风、水火为八卦之象。通气:气息相通。薄:迫,入。射:厌。错:交。此言八卦排列。马王堆帛书《易经》作:“天地定立(位),山泽通气,火水相射,雷风相榑(薄)。”与今本不尽相同。

②数往者顺:以数推算过去之事为顺势。往,指过去事物,过去的事物是从简单到复杂,以数言之,则是从一到多,其势顺。马其昶说:“天下之数始于一,一而二,二而三,自是以往,至于十、百、千、万之无穷,由少而多,其势顺,是之谓‘数往者顺’。”此释极确。知来者逆:与上一句其义相反,是说预知未来当为逆势,即从复杂到简单,就数而言从多到少。《周易》之数用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始于万有一千五百二十策内,《周易》筮法,“先用大衍五十之数,以得二十八、三十二、三十六、二十四这策数,再由策数以得七、八、九、六之数,而阴阳老少以分,自多而少,其势逆,《易》以逆知来事,故其数亦用逆数也”。(马其昶语)故此节得出结论:“《易》逆数也。”亦有解卦爻由下向上数谓逆数者,恐有误。

今译:

天地确定上下位置,山泽气息相通,雷风相迫而动,水火不相厌恶,八卦相互错杂(成六十四卦)。以数推算过去顺,预知未来时逆,所以《周易》的逆数(推算来事)。


雷以动之,风以散之,雨以润之,日以烜之,艮以止之,兑以说之,乾以君之,坤以藏之。

注释:

①动:鼓动。雷发声尤物动,群蛰起,故雷言动。散:布散。润:滋。烜:又作晅、暅,其义训为干。

②说:悦。君:主。藏:包养。

今译:

雷鼓动(万物),风散布(万物),雨滋润(万物),日干燥(万物),艮终止(万物),兑喜悦(万物)。乾统领(万物),坤藏养(万物)。


帝出乎震,齐乎巽,相见乎离,致役乎坤,说言乎兑,战乎乾,劳乎坎,成言乎艮。万物出乎震。震,东方也。齐乎巽。巽,东南也。齐也者言万物之絜齐也。离也者,明也。万物皆相见,南方之卦也。圣人南面而听天下,向明而治,盖取诸此也。坤也者,地也,万物皆致养焉,故曰致役乎坤。兑,正秋也,万物之所说也,故曰说言乎兑。战乎乾。乾,西北之卦也,言阴阳相薄也。坎者,水也。正北方之卦也,劳卦也,万物之所归也,故曰劳乎坎。艮,东北之卦也,万物之所成终。而所成始也。故曰成言乎艮。

注释:

①帝:天。乾为天,故此乾阳之旺气发而万物生。相见:显现,显著。见:读“现”。役:从事。说:悦。战:接。劳:动之余而休息。成:完全,成就。

②絜:本义指用绳子围量,此引申为修整,整齐。南面:古代以坐北朝南为尊位,故天子诸侯见群臣或卿大夫见僚属,皆南面而坐。后专指帝王听政统治。

③薄:迫入。归:藏。成终、成始:古人多解:一、万物自春出生于地、冬气闭藏,还皆入地,即言万物阴气终,阳气始。二、万物成始乾甲,成终坤癸,艮东北,是甲癸之间,故万物成终成始。三、艮为东北之卦,东北在寅丑之间,丑为前岁之末,寅为后岁之初,故曰万物成终成始。案《灵枢·九宫八风篇》:艮宫为立春,坎宫为冬至,震宫为春分。立春位于冬至和春分之间,为旧的一个终结和新的一年开始,故万物成终成始。

今译:

万物生于(东方)震位,(万物生长)整齐于巽位,显现于离位,役养于坤位,欣悦于兑位,相接于乾位,劳倦息于坎位,成就于艮位。万物生于震,震为东方,整齐于巽,巽为东南方。齐,是说万物整齐。离,光明,万物皆相显现。南方之卦。圣人面南而坐听政于天下,朝光明方向处理政务,大概就取于此义吧!坤为地,万物都致于地的养育下,所以说:“致养于坤。”兑,正秋季节,万物皆喜悦(于收获),所以说:“悦言于兑。”相交接于乾,乾,西北之卦。说的是阴阳相迫。坎为水,正北方之卦。(也是)劳倦之卦,万物(劳倦)需归而休息,所以说:“劳于坎“艮东北之卦,万物在此完成它的终结而又有新的开始。所以说:“成言乎艮。”


神也者,妙万物而为言者也。动万物者,莫疾乎雷;桡万物者,莫疾乎风;燥万物者,莫焕乎火;说万物者,莫说乎泽;润万物者,莫润乎水;终万物始万物者,莫盛乎艮。故水火不相逮,雷风不相悖,山泽通气,然后能变化,即成万物也。

注释:

①疾:急速。桡:本指舟辑。此引申为散,吹拂。燥:干。$:一本作“$”,有干燥之义。盛:成。

②水火不相速:一本无“不”字。案上文“水火不相射”,“雷风不相悖”,当以无“不”字为是。帛书《易经》作“火水相射,雷风相榑(薄)”即其证。逮,及。悖:逆。

今译:

所谓神,是指奇妙生成万物而言。鼓动万物,没有比雷更急速的;吹散万物,没有比风更迅疾的;干燥万物,没有比火更炎热的;喜悦万物,没有比泽更欣悦的;滋润万物,没有比水更湿润的;终结、开始万物,没有比艮更成功的。所以水火相互吸引,雷风不相违背,山泽气息相通,然后才能变化而生成万物。


乾,健也;坤,顺也;震,动也;巽,入也;坎,陷也;离,丽也;艮,止也;兑,说也。

注释:

①丽:依附。说:通悦。

今译:

乾,(其性)刚健;坤,(其性)柔顺;震,(其性)震动;巽,(其性)I渗入;坎,(其性)陷险;离,(其性)依附;艮(其性)静止;兑,(其性)喜悦。


乾为马,坤为牛,震为龙,巽为鸡,坎为豕,离为雉,艮为狗,兑为泽。

注释:

①豕:猪。郑《月令》注:“彘”,“水畜”。又《诗·小雅》笺:“豕之性能水”,故坎为豕。

今译:

乾象马,坤象牛,震象龙,巽象鸡,坎象猪,离象雉,艮象狗,兑象羊。


乾为首,坤为腹,震为足,巽不股,坎为耳,离为目,艮为手,兑为口。

注释:

①坤为腹:姚配中:“《素问》云:‘腹者,至阴之所居’。”巽为股:巽为大腿。股,大腿。

②坎为耳,离为目:惠栋曰:“《淮南》云:‘耳目,日月也。’”

今译:

乾象头,坤象腹,震象足,巽象股,坎象耳,离象目,艮象手,兑象口。


乾,天也,故称乎父;坤,地也,故称乎母。震一索而得男,故谓之长男,巽一索而得女,故谓之长女;坎再索而得男,故谓之中男,巽一索而得女,故谓之长女;坎索而得男,故谓之中男;离再索而得女,故谓之中女;艮三索而得男,故谓之少男;兑三索而得女,故谓之少女。

注释:

①此言乾坤生“六子”(震、巽、坎、离、艮、兑)三男三女经卦、似有规律可寻。凡阳爻居下者为长男,阴爻居下者为长女,阳爻居中者为中男,阴爻居中者为中女。阳爻居上者为少男,阴爻居上者为少女。三男三女之顺序皆自下而上。索,求。男:男性,此指阳爻。女:女性,此指阴爻。

今译:

乾,象天,故称它为父;坤,象地,故称它为母。震是(乾坤相交)初次求取(一乾阳而成)故为长男,巽是(乾坤相交)初次求取(一坤阴而成)故为长女,坎是(乾坤相交)再次求得(一乾阳而成,)故为中男,离(乾坤相交)再次求取(一坤阴而成)故为中女,艮是(乾坤相交)第三次求取(得一乾阳而成)故为少男,兑是(乾坤相交)第三次求取得(一坤阴而成)故为少女。


乾为天,为圜,为君,为父,为玉,为金;为寒,为冰;为大赤;为良马,为老马,为瘠马,为驳马;为木果。坤为地,为母,为布;为釜;为吝啬;为均;为子母牛;为大舆;为文;为众,为柄;其于地也为黑。震为雷,为龙,为玄黄;为旉;为大涂;为长子;为决躁;为苍筤竹;为萑苇;其于马也,为善鸣,为$足,为作足,为的颡;其于稼也,为反生,其究为健,为蕃鲜。巽为木;为风,为长女;为绳直,为工;为白;为长;为高;为进退;为不果;为臭;其于人也,为寡发,为广颡,为多白眼;为近利市三位;其究为躁卦。坎为水,为沟渎;为隐伏;为矫輮;为弓轮;其于人也,为加忧,为心病,为耳痛;为血卦,为赤;其于马也,为美脊,为亟心,为下首,为薄蹄,为曳;其于舆也,为多眚;为通;为月;为盗;其于木也,为坚多心。离为火,为日,为电;为中女;为甲胄,为戈兵;其于人也,为大腹;为乾卦;为鳖,为蟹,为蠃,为蚌,为龟;其于木也,为科上槁。艮为山,为径路,为小石;为门阙;为果蓏;为阍寺;为指;为狗,为鼠,为黔喙之属;其于木也,为坚多节。兑为泽;为少女;为巫;为口舌;为毁折,为附决;其于地也,为刚卤;为妾;为羊。

注释:

①陈说乾卦取象。圜:圆。天为圆,《说文》:“圜,天体也。”故乾有圆象。寒冰:乾为西北方位,故乾为寒冰。赤:红,太阳之色。大赤,指朝礼用的赤色旗。《礼·明堂位》:“周之大赤。”疏:“周之大赤者,赤色旗。”瘠:多骨。一本作“柴”。驳:马色不纯。木果:木本之果。郭雍曰:“木以果为始,犹物以乾为始。”《周易本义》:“荀九家,此下有为龙、为直、为衣、为言。”

②陈说坤卦取象。布:广布。亦为古代货币名。货币藏之为“泉”,流行称布,取其流行之义,但与《系辞》之“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”有不符处,故仅可备一说。釜;锅。吝:吝啬。又作“遴”。均:一本作“旬”,均、旬二者通。《尔雅·释言》“询,均也”。洵为旬之假借。《管子·侈靡篇》:“旬身行。”注:“皆以旬为均。”十日为旬,坤数十,故称“旬”。子母牛:有作雌母牛者。笔者认为乃指有身孕之牛。舆:车。文:万物相杂。众:众民。柄:本。此取万物以地为本。

③陈述震卦取象。龙:一本作“$”。玄黄:天地之杂色。天为玄色,地为黄色。亦有说东方日出色杂者,可备为一说。旉尃;一本作“尃”,二者通,此指花之通名。大涂:古道路男子由右,妇人由左,车以中央。是道有三,三道曰涂,大涂即大道。决躁:急疾之貌。《广雅》云:“躁,起疾也。”苍筤:青色。萑苇;指荻与芦苇。亦有解作竹类者。$:马后左蹄白。的:白。颡:额。作足:指马行先动四足。作:动。稼:庄稼。反生:指麻豆之类戴甲而出。震阴在阳上,阳动下,故为反生。究:极。蕃鲜:草木蕃育而鲜明。

④陈述巽卦取象。绳直:工匠以墨绳测量以使木直。工:古人有解作“墨”者,可与“绳直”之义互应。长:取风吹远。进退:取风行无常。果:果决。臭:气味。寡发:发稀少。一本作“宣发”。黑白杂曰“宣”。广颡;头额宽阔。近利市三倍:将近从市中获三倍之利。日中为市,巽居东南方,与离相近。故“近利市”。躁:动而不止。躁卦指震卦。

⑤陈述坎卦取象。渎:沟。隐伏:坎一阳藏于阴中,故有隐伏之象。矫輮:一本作“挢揉”。使曲者变直者为矫,使直变曲为輮。弓轮:弓为矢,轮为车轮。二者为矫揉而成。加忧:忧虑加重。血卦;人体有血如地有水,故坎为血卦。《管子·水池》:“水者,地之血气,如筋脉之流通者也。”脊:脊背。亟:急。此当为敏捷。下首:马低头。薄蹄:马蹄磨薄。曳:引拖。眚:眼生病,此引申为灾难。月: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:“积阴之寒气为水,水气之精者为月。”故坎为月,坚多心:指棘枣之类。枝束多则树心多。阮元曰:“刘熙《释名》云:‘心,纤也。’言纤微无物不贯也。凡纤细而锐者,皆可名曰心。《诗》‘吹彼棘心’。孙炎《尔雅》注云:‘樕朴一名心,皆谓有芒刺之木。’”

⑥陈述离卦取象。离为火:离为南方之位,南方属火。为日: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:“积阳之热气生火,火气之精者为日。”胄:兜鍪,即盔。戈兵:兵器。离内柔外刚,盔甲、兵器在人身外以防身,如离内柔外刚,故离为胄、戈兵。乾:一本作“幹”。此训为干燥。嬴:海螺。蚌:海蛤。科:一本作“折”。木中空易折为科。槁:枯槁。

⑦陈述艮卦取象。径路:田间小路。此指山间小道。门阙;门观。《尔雅·释宫》:“观谓之阙”。孙炎注曰:“宫门双阙,旧章悬焉,使民观之,因谓之观。”观指门两旁的台榭。果蓏:果指桃李之类,木实曰果。草实曰蓏,如西瓜、甜瓜、冬瓜等。阍寺:指掌管王宫之门禁之人。阍,宫门,又指“阍人”,即守宫门人。寺,官舍,又指“寺人”,即执守宫中小臣(详见《周礼·天官》)。狗:一本作拘。狗、拘通。一说为家畜,一说为屈伸制物。由下文“黔喙之属”观之,当以作“狗”为妥。黔喙:肉食之兽。有说豺狼之属,有说为虎豹之属。黔,黑。

⑧陈述兑卦取象。巫:祝。古代称能以舞降神之人为巫,女巫曰巫。男巫曰觋。巫以口舌与神通,故兑为巫。毁折:兑上画断缺,如物之毁折。又说兑为西方主秋,万物始折,故兑为毁折。附:依从。刚卤:指坚硬而含咸质。卤,咸土。《说文》:“卤,西方鹹地也。”兑二阳在下故刚,一阴在上下润故卤。为妾:兑少女之位贱,故“为妾”。

今译:

乾为天,为圆;为君,为父;为玉,为金;为寒冷,为冰冻;为大红色;为良马,为老马,为瘦马,为花马;为木果。坤为地;为母;为广布;为锅;为吝啬;为十日;为有孕之牛;为大车;为文彩;为民众为(生育之)本;对于地为黑色。震为雷;为龙;为青黄杂色;为花;为大路;为长子;为决然躁动;为青色竹子;就马而言为善于嘶鸣,为后左蹄有白毛,为四足皆动,为(马)额头有白斑;就庄稼而言,为戴甲而反生;其极为刚健;为草木蕃育鲜明。巽为木;为风;为长女;为绳直(墨线),为工匠;为白色;为长远;为高;为进退,为不果敢决断;为气味;就人而言,为头发稀少,额头宽阔,为眼白多(而瞳仁小);为从市中获得近三倍之利;其极为躁卦。坎为水,为沟渠;为隐伏;为矫曲而揉直;为矢弓车轮;就人而言,为忧虑加重;为心痛,为耳痛。为血卦,为红。就马而言,为脊背美丽,为敏捷,为低头,为蹄子薄,为拖曳;就车而言,为多灾难;为通达,为月;为盗寇;就木而言,为坚硬而多木心。离为火,为日,为电;为中女;为甲盔,为兵器;就人而言,为大腹;为干燥之卦;为鳖,为蟹,为螺,为蚌,为龟;就木而言,为木中已空而枯槁。艮为山,为山间小路;为小石;为门台;为瓜果;为阍人寺人(守宫);为手指;为狗;为鼠;为黑色食肉兽;就木而言,为坚硬而多枝节。兑为泽;为少女;为巫师;为口舌;为折毁;为附著决断;就地而言,为坚硬而含碱;为小妾;为羊。

(选自刘大钧  林忠军著《周易传文白话解》山东友谊书社1993年4月第1版)

XHTML1.1   CSS   CC   CC中文   直接打印   易易工作室   易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