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易传文白话解(系辞下)

刘大钧 林忠军著 山东友谊书社1993年4月第1版)

系辞下

(一)

八卦成列,象在其中矣;因而重之,爻在其中矣;刚柔相推,变在其中矣;系焉而命之,动在其中矣。(1)吉凶悔吝者,生乎动者也;刚柔者,立本者也;变通者,趣时者也;(2)吉凶者,贞胜者也;天地之道,贞观者也;日月之道,贞明者也,天下之动,贞夫一者也。(3)夫乾,确然示人易矣;夫坤,隤然示人简矣。(4)爻也者,效此者也。象也者,像此者也。爻象动乎内,吉凶见乎外,功业见乎变,圣人之情见乎辞。(5)天地之大德曰生,圣人之大宝曰位,何以守位曰仁,何以聚人曰财。理财正辞、禁民为非曰义。(6)

注释

(1)八卦成列:八卦各列其位。象:卦象。刚柔:指爻画。阳爻为刚,阴爻为柔。相推:相推移。变:爻之变化。此指九六相变。命:一本作“明”,命、明互通。当训明为是。动:爻象变动。

(2)趣,趋。时,卦爻之时。即卦爻所处的具体条件。

(3)贞:正。屈万里先生《读易三种》曰:“贾子《道术篇》:‘言行抱一谓之贞,反贞为伪’,据此贞即真。十三经无真字,盖直妈真也。”笔者以为此说极有新义,足可备一说。笔者提出补证的是:古“贞”、“正”互假,“直”、“正”互通。《文言》:“直,其正也。”《说文》:“直,正见也。”皆其证。《说文》:“正,是也。”《广雅·释言》:“真,是此也”可知“真”、“正”亦同。据此“贞”与“真”相通无疑。观:瞻。一:乾元,即天一,万物始于一而终于一。

(4)确:《说文》作“隺”,先儒有训为刚健貌者,通观文义,“确”与“隤”对举,当训为高至。天尊故高。易:平易。隤:下墜,从阜。地卑下故曰隤。隤,一本作“退”或作“妥”。古音每随义转,“卑”。“退”声之转,“退”、“妥”音近,故三者互通。

(5)此:代词。此指乾坤易简。“效法之谓坤”,故“爻也者,效此者也”,“成象之谓乾”,故“象也,像此者也”。即三百八十四爻效此,六十四卦卦象像此。内:卦内。外:卦外。辞:卦爻之辞。

(6)生:生育。位:职位,《周易》多指爻位。仁:一本作“人”,“仁”、“人”古者通。《中庸》:“仁也者,人也。”理财:管理财物,正辞:匡正言辞。

今译:

八卦布列(成位),卦象就包含在其中了;又将八卦相重,六爻亦包含在其中了;阴阳刚柔爻画相互推移,变动也包含在其中了;系上文辞而明示,爻动就包含在其中了。吉凶悔吝,产生于爻动;刚柔,是立卦的根本;变通,取义于(卦爻之)时,吉凶,以正而取胜;天地之道,以正而能观瞻;日月之道,以正而得光明;天下之动,以正而归于一。乾,高大而示人平易;坤,卑下而示人简从。爻,仿效于此;卦象,取像于此,爻象发动于(蓍占)内,吉凶显现于(蓍占)外,建功立业显现于知变。圣人的情感体现于卦爻之辞。天地最大的德性是生育,圣人最大的宝是权位。如何守住权位,是行仁政;如何聚合众人,是用财富。而管理财物,匡正言辞,禁止民众为非作歹的是义。


(二)

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,仰则观象于天,俯则观法于地,观鸟兽之文,与地之宜,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,于是始作八卦,以通神明之德,以类万物之情。作结绳而为网罟,以佃以渔,盖取诸《离》。包牺氏没,神农氏作,斲木为耜,揉木为耒,耒耨之利,以教天下,盖取诸《益》。日中为市,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之货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,盖取诸《噬溘》神农氏没,黄帝、尧、舜氏作,通其变,使民不倦,神而化之,使民宜之。易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。是以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。黄帝、尧、舜垂衣裳而天下治,盖取诸《乾》《坤》。刳木为舟,剡木为楫,舟楫之利,以济不通,致远以利天下,盖取诸《涣》。服牛乘马,引重致远,以利天下,盖取诸《随》。重门击柝,以待暴客,盖取诸《豫》。断木为杵,掘地为臼,臼杵之利,万民以济,盖取诸《小过》。弦木为弧,剡木为矢,弧矢之利,以威天下,盖取诸《睽》。上古穴居而野处,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,上栋下宇,以待风雨,盖取诸《大壮》古之葬者,厚衣之以薪,葬之中野,不卦不树,丧期无数,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,盖取诸《大过》。上古结绳而治,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,百以治,万民以察,盖取诸《夬》。

注释

①包牺氏:传说中原始社会圣王,风姓。被称为三皇之一。包,又作“庖”。按《世纪》始取牺牲以供庖厨,故号包牺氏,一本作“伏戏氏”。伏,服。戏,化。据说伏戏画八卦以治天下,天下服而化之,故称“伏戏氏”。中国古代其它曲籍又称包戏氏为伏牺、伏羲、炮牺、包羲、庖羲、虙仪、宓牺等。又说即太昊氏。其族居位于黄河流域自东向西、泰山一带高地,以渔猎为主。为中国东方氏族之祖。

②象:天象。法:形。鸟兽:先儒多释为飞鸟走兽者。由上下文义读之,似指天上四象,即朱雀、白虎、苍龙、玄武。文:文彩。与地之宜:《后汉书·荀爽传》引作“与天地之宜”。“宜”在此有适宜、适合之义。

③诸:之乎,即于。神明之德:指天地变化神妙之德,也指健顺动止之性。类:比拟。情:情况。

④作:始。罔:一本作“纲”、“网”。《周易集解》虞翻注无“罔”字。取兽之网曰罔。罟:也指网。取鱼之网曰罟。佃:一本作“田”,取兽曰佃。渔:通鱼,取鱼曰渔。盖:大概。离:古读罗,帛书《周易》之“离”皆为“罗”,离、罗二字通。《方言》;“罗谓之离,离谓之罗。”此指纲罗。《离》卦也有网之象。《离》两离相重,离为目,两目相连,外实中虚,互体又有巽,巽为绳,故有结绳为网罟之象。案《系辞》“象也者,像此者也”,“以制器者尚其象”,当知自此以下指“观象制器”之事。

⑤没:终。神农氏:传说中原始社会人物,古史又称炎帝、烈山氏,相传始教民为耒耜以兴农业,尝百草发明医药。故称神农氏。作:起。斲:读zhuó,有砍削之义。耜耒:皆上古农具。耜,读sì,犹如今之犁头。耒,读lěi ,犹今之犁柄。耨:读nòu,一本作“鉏”。通观上下文义“耨”当作“耜”。《汉书·食货志》引此文作“吕”(耜)。《重定费氏学》云:“王昭素曰:‘耨,诸本或作耜’。”即其证。益:指《益》卦,《益》下震上巽,巽为木,为入,震为动,互体有艮坤,艮为手,坤为土、故有手持木入土之象。

⑥日中:中午。致:招致。噬嗑:卦名,有咬合之义,以齿咬物为“噬”,合口为“嗑”。《噬嗑》卦下震上离,离为日,为明,震为动,上光明,而下有动,有日中集市之象。

⑦黄帝:姬姓,号轩辕氏,有熊氏,中原部落之祖。尧:陶唐氏,名放勋,又称唐尧。舜:姚姓,有虞氏,名重华,史称“虞舜”。三人为传说中原始社会中人物。案《史记》三人为五帝中三帝。穷:穷极。

⑧垂:垂示。衣,上衣。裳,下服。以衣在上者象天,以裳在下者象地,故衣裳制作取象乾坤。

⑨刳,音kū,一本作“挎”,刳、挎二者互通,有剖判义。此指把大凿空。剡:音yǎn,一本作“掞”,训为削、锐。楫:一本作“橶”,舯桨。《涣》下坎上巽,巽为木、为风,坎为水,有木在水上乘风而行之象。

⑩服:用,驾。《说文》引作“$”。服牛即驾牛。案《随·彖》“刚来而下柔”,《随》$是从《否》$而来,乾为马,坤为牛,如李道平所言:“变乾上为初,变坤初为上,制而御之之妙法也。”(《周易集解·纂疏》)故有服乘马之象。

⑾柝:音tuò。《说文》引作“$”,指巡夜敲击的木梆。待:防备。暴客:盗寇。豫:本义指象之大,引申为娱乐。《豫》下坤上震,震为动、为木,坤为夜,互体有艮,艮为手,故有击梆巡夜之象。又艮为门阙,震倒象也为艮,故有重门之象。

⑿杵:古代舂米用的木椎。臼:舂。济:受益。《小过》下艮上震,互体又有巽,震为动,巽为木,艮为手,有手持木而动、向下而止,即舂米之象。

⒀弦木:曲木加弦。弧:木弓。矢:箭。睽:乘。《睽》卦象上离为矢,中互体坎为弓,故有弓矢之象。

⒁上古:先儒多释为三皇五帝时代。野处:生活于野外。处,在此有停留之义。后世:指三代。栋:栋梁。宇:屋边。又说为房上方屋簷廊簷。宫:室。《大壮》下乾上震,震一阳在下而承二阴,上栋之象。乾三阳在下,宇之象。

⒂衣:依附,覆盖。《说文》:“衣,依也。上曰衣,下曰裳。象覆二人之形。”薪:柴草。中野:荒野之中。不封:不造坟墓。封,聚土为坟,古代坟墓有尊卑之别。《周礼·冢人》:“以爵等丘封之度。”郑注:“王公曰丘,诸臣曰封。”不树:不植树标记。棺橔:古者丧葬设棺橔两层,内层为棺,外层为橔。《大过》卦象下巽上兑,兑为口,巽为木,中互体有乾,乾为人,巽木有口,中有人,故有棺橔之象。一说上为兑,兑反为巽,故《大过》上下有巽,中为人,故有棺橔之象。又说《大过》初上坤爻,即上下皆土,木在土中,棺橔之象。

⒃结绳:结绳记事。书:文字。契:在木竹上刻字。夬:有决断之义。先儒认为:《夬》$是由《大壮》$阳进而成,乾为金,《大壮》震为竹木,以金决竹木象故为书契。笔者认为《夬》下乾上兑,乾为金,兑为口、为折毁,有以刀契刻之象。

今译:

古包牺氏称王于天下,仰首以观察天象,俯身以取法地形,观察鸟兽的花纹与大地相适宜,近取象于自身,远取象于万物,于是开始创制八卦,藉以通达神明的德性,以类比万物的情状,(包牺氏)结绳索而制作网罗,用来猎兽捕鱼,这大概取象于《离》卦。包牺氏死后,神农氏开始,砍削木头做成了耜,弯曲木头制成了耒,用耒耜耕种的便利,以教天下(百姓),这大概取象于《益》卦。以中午作为集市的时间,招致天下民众,聚集天下货物,相互交换而归,为自获得所需要的物品,这大概取象于《噬嗑》卦。神农氏死后,黄帝、尧、舜氏开始,通达其变革,使百姓不怠倦,神奇而化育。使民众相适应。易道穷尽则变化,变化则(又重新)通达,能通达才可以长久,所以“有来自上天的保佑,吉祥而无所不利。”黄帝、尧、舜垂示衣裳(之用)而天下大治。大概取象于《乾》《坤》二卦。凿空木头以成舟船,剡削木才以成桨楫,舟楫的便利在于渡涉不通(的江河),直致远方,以便利于天下,这大概取象于《涣》卦。乘驾牛马,负载重物致于远方,以便利天下。大概取象于《随》卦,设置重门打梆巡夜,以防盗寇,大概取象于《豫》卦。断削木头作为杵,控掘地面作臼,臼杵的好处,万民受益,这大概取象于《小过》卦。弯曲木材加弦而为弓,削木以为箭,弓箭的好处,可以威服天下,这大概取象于《睽》卦。上古时候的人在洞穴中居住而生活于野外,后世的圣人改用宫室,宫室上有栋梁,下有檐宇,以防御风雪,这大概取象于《大壮》卦。古时丧葬,只用薪草厚厚裹覆(死尸),埋葬于荒野之中,不聚土做坟墓,不植树为标记,丧期也没有定数,后世圣人改用棺橔下葬,这大概取象于《大过》卦。上古用结绳记事以治理天下,后世圣人,改以契刻文字,百有所治理,万民有所稽察,这大概取象于《夬》卦。


(三)

是故《易》者,象也。象也者,像也。彖者,材也。爻也者,效天下之动者也,是故吉凶生而悔吝著也。

注释

①易:《周易》。象:卦象。像;像形。

②彖:彖辞,即卦辞。材:通裁,有裁断之义。屈万里先生《读易三种》引吴凌云《吴氏遗著》卷一:“案古音……彖读若彘,材读若之。”按:甲骨文彖、彘本一字,唐兰《古文字学导论》下编六十一页有说。由上文“象也者,像也”及下文“爻也者,效天下之动者也”之读法思之,当以屈先生引吴说之解为确。

今译:

所以《周易》是讲卦象的,而卦象,是象征万物的,彖辞,是裁断(一卦之义)的。爻,是效法天下万物变动的,因此吉凶产生而悔吝显出。


(四)

阳卦多阴,阴卦多阳,其故何也?阳卦奇,阴卦耦。其德行何也?阳一君而二民,君子之道也;阴二君而一民,小人之道也。

注释

①阳卦多阴:阳卦多阴爻。震、坎、艮为阳卦,皆由一阳二阴组成,阴卦多阳:阴卦多阳爻。巽、离、兑为阴卦,皆一阴二阳组成,阳爻多于阴爻。

②阳卦奇:阳卦是由一阳二阴,以一阳为主,故曰一阳为奇。阴卦耦:历代有歧,先儒主要有三说:(1)阴卦两阳,两阳为耦。(2)阴卦以一阴为主,一阴为耦。(3)阳为一画,阴为两画,阳卦共五画,阴卦共四画,五画为奇,四画为耦。由下文“一君而二民”、“二君而一民”思之,当以第二说为是。正如来知德所言:“若依旧注阳卦皆五画,阴卦皆四画,其意以阳卦阳一画,阴四画也,阴卦阳二画、阴二画也,若如此则下文阳‘一君’‘二民’,非二民乃四民矣,阴‘二君’‘一民’,非一民,乃二民矣。”(《易经集注》)

③德行:品德行为。阳一君而二民:阳卦一阳爻二阴爻,阳爻为君,阴爻为民,阴二君而一民:阴卦二阳爻一阴爻。

今译:

阳卦多阴爻,阴卦多阳爻。原因何在?阳卦以(一阳)奇为主,阴卦以(一阴)耦为主。它的德行如何?阳卦一个国君,两个臣民(二民事一君),是君子之道:阴卦两个国君,一个臣民(一民兼事二君)这是小人之道。


(五)

《易》曰:“憧憧往来,朋从尔思。”子曰:“天下何思何虑?天下同归而殊涂,一致而百虑。天下何思何虑!日往则月来,月往则日来,日月相推,而明生焉。寒往则暑来,暑往则寒来,寒暑相推,而岁成焉。往者,屈也。来者,信也。屈信相感,而利生焉。尺蠖之屈,以求信也。龙蛇之蛰,以存身也。精义入神,以致用也。利用安身,以崇德也。过此以往,未之或知也。穷神知化,德之盛也。《易》曰:困于石,据于蒺藜,入于其宫,不见其妻,凶。”子曰:“非所困而困焉,名必辱。非所据而据焉,身必危。既辱且危,死期将至,妻其可得见耶?”《易》曰:“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,获之,无不利。”子曰:“隼者,禽也。弓矢者,器也;射之者,人也。君子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,何不利之有?动而不括,是以出而有获,语成器而动者也。”

注释

①此引《咸》卦九四爻辞。其意为:虽然往来心意不定,朋友们顺从你的想法。憧憧:心意不定。

②此言天道往来自然感应。同归:指同归于“一”,亦即《系辞》:“天下之动,贞夫一者也。”涂:同途。即道路。一致:即致一。岁:年。屈:消退。信:通伸,进长。

③此言物理屈伸相感。尺蠖:昆虫。我国北方称“步曲”,南方称:“造桥虫”。《说文》云:“尺蠖,屈申虫也。”《方言》称为蝍$。此虫体细长,行动时,先屈而后伸。蛰:潜藏。

④言学问屈伸相感。利用安身:此“利”,当指上文“屈伸相感而利生焉”之“利”,此“用”,当指“精义入神以致用也”之“用”,故“利用”,实为能达到屈伸相感、精义入神的境界,方可安身。或,有(见王引之《经传释词》)。穷尽知化:穷尽神道,通晓变化。神,阴阳不测,化,变化。

⑤引《困》六三爻辞。其意为:被石头所困,又被蒺藜占据,进入宫室,不见他的妻子,凶。

⑥非所困而困:是释《困于石》。困,困扰。非所据而据:是释“据于蒺藜”。据,占据。

⑦引《解》卦上爻辞。其意为:某公在高墙上射中隼鸟而获之,没有什么不利的。公:古代职称。古分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。隼读:sǔn,鹰类鸟。墉:城墙。

⑧器:器具,此指弓矢。括:一本作“栝”。先儒多认为,古代矢头曰镞,矢末曰括,引申为结阂,结碍。“不括”即畅通自如。然案《群经平议》卷二:“括与适通,《书·君奭篇》‘南宫括’,《大传》作‘南宫适’是其证。《说文》:‘$部,适,疾也。读与括同。’然则‘不括,即不适,言不疾也。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,是君子不疾于动,故曰动而不适。”此说极有新义,应从之。

今译:

《周易》说:“往来心意不定,朋友们顺从你的想法。”孔子说:“天下有什么可以思索,有什么可以忧虑的呢?天下万物本同归(于一)而道路各异,(虽)归致于一,但有百般思虑。(因此)天下有什么可以思索有什么可以忧虑的?日去则月来,月去则日来,日月来去相互推移而光明产生。寒去则暑来,暑去则寒来,寒暑相互推移而一岁形成。往,意味着屈缩:来,意味着伸展。屈伸相互感应而功利生成。尺蠖屈缩,以求得伸展。龙蛇蛰伏,以保存其身。精义能入于神,方可致力于运用。宜于运用以安居其身,方可以增崇其德,超过这些以求往,则有所不知,能穷尽神道,知晓变化,这才是德性隆盛(的表现)。《周易》说:“被石头所困,又有蒺藜占据,入于宫室而看不到妻子,凶。”孔子说:“不该遭受困危的事却受到了困危,其名必受羞辱,不该占据的而去占据,其身必有危险。既羞辱又有危险,死期将到,妻子还能见吗?”《周易》说:“公在高墙上射中了隼鸟,获得它没有什么不利。”孔子说:“隼,是禽鸟;弓矢,是射鸟的器具;射隼的是人。君子把器具藏在身上,等待时机而行动,哪有什么不利的?行动沉着而不急,所以出手而有所获,是说具备了现成的器具然后行动。”

子曰:“小人不耻不仁,不畏不义,不见利不劝,不威不惩,小惩而大诫,此小人之福也。易曰:‘履校灭趾,无咎。’此之谓也。善不积,不足成名;恶不积,不足以灭身。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,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。故恶积而不可揜,罪大而不可解。《易》曰:‘何校灭耳,凶。’”子曰:“危者,安其位者也;亡者,保其存者也;乱者,有其治者也。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乱,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。《易》曰:‘其亡其亡,系于苞桑。’”子曰:“德薄而位尊,知小而谋大,力小而任重,鲜不及矣。《易》曰:‘鼎折足,覆公餗,其形渥,凶。’言不胜其任也。”子曰:“知几其神乎?君子上交不谄,下交不渎,其知几乎。几者,动之微,吉之先见者也,君子见几而作,不俟终日。《易》曰:‘介于石,不终日,贞吉。’介如石焉,宁用终日,断可识矣。君子知微知彰,知柔知刚,万夫之望。”子曰:“颜氏之子,其殆庶几乎?有不善未尝不知,知之未尝复行也。《易》曰:‘不远复,无祗悔,元吉。’”“天地氤氲,万物化醇,男女构精,万物化生。《易》曰:‘三人行,则损一人;一人行,则得其友。’言致一也。”子曰:“君子安其身而后动,易其心而后语,定其交而后求,君子修此三者,故全也。危以动,则民不与也。惧以语则民不应也。无交而求,则民不与也。莫之与,则伤之者至矣。《易》曰:‘莫益之,或击之,立心勿恒,凶。’”

注释

①耻:辱。畏:惧。劝:勉。威:刑威。诫:即戒。

②此引《噬嗑》初九爻辞。其意为:脚上施以刑具,看不见脚趾,无灾咎。校:古代木制刑具的通称。灭:遮没。

③弗:不。揜:一本作“掩”。训为掩盖,也有训为逼迫。

④引《噬嗑》上九爻辞。其意为:(肩上)荷以刑具,掩没了耳朵,这是凶兆。何:即荷。

⑤引《否》卦九五爻辞。其意为:将要灭亡!将要灭亡!因系于植桑而巩固,苞:植。

⑥知:智,小:唐石经“小”作“少”,《汉书》、《三国志》注引《易》同。任:负。鲜:少。及:达到。此指及于刑。吉之先见者也:《汉书·楚元王传》引“吉”下有“凶”字。

⑦引《鼎》九四爻辞。其意为:鼎足折断,将王公的八珍菜粥倒出来,沾儒了四周,这是凶兆。餗:是一种糁与筍做成的八珍菜粥。形渥:沾濡之貌。

⑧几:微。谄:谀。渎:渎慢。吉之先见;据高亨考为“吉凶之先见。”俟:等待。

⑨引《豫》六二爻辞。其意为:坚贞如同磐石,不待终日,占问得吉。介:中正坚定。亦有释为纤小者。于:如。

⑩断:决断。彰;显明。望:瞻仰。

⑾颜氏之子:指孔子学生颜回。殆:将。庶:近。

⑿引《复》卦初九爻辞。其意为:离开不远就返回。无大后悔,开始得吉。祗:大。

⒀$缊:又作“氤氲”,“壹$”。三者音近而通假,$,本义指麻线,缊,指绵絮。氤氲,指气附着交感。壹$,指吉凶在壶中不得泄。案文义当以“氤氲”为是,其余皆假借。醇:本指不浇酒,此指凝厚。构:亦有作“搆”、“觏”者。有会合。交通之义。

⒁引《损》卦六三爻辞。其义为:三人同行,一人损去;一人独行,则可得其友人。

⒂易:平易。交:交遇。与:助。

⒃引《益》卦上九爻辞。其意为:得不到增益,或许要遭到攻击。没有恒心,必然有凶。

今译:

孔子说:“小人不知道羞耻不明了仁义,不使他畏惧不会有义举,不见到功利不能劝勉(他)作好事,不用刑威不能惩罚(制服),小的惩罚使他受到大的戒惧,(以致不犯大罪),这是小人的福气。所以《周易》说:‘脚上刑具掩盖了脚趾,无咎。’就是这个道理。善事不积累,不足以成名,恶事不积累,不足以毁灭自身。小人将小的善事视为无益而不去做,把小的恶事视为无伤害而不去掉,所以恶行积累到无法掩盖,罪大恶极因而不可解脱。所以《周易》说:‘荷载刑具,掩灭了耳朵,凶。’”孔子说:“(倾覆的)危险,是(由于只想)安居其位所致;灭亡,是(由于只想)保全生存所致;祸乱,是由治世引发。所以君子居安而不忘危险,生存不忘灭亡,太平治世而不忘祸乱。只有这样身体平安而国家可以保全。《周易》说:‘将要灭亡,将要灭亡,系于植桑而巩固。’”孔子说:“德行浅薄而位处尊贵,才智低下而图谋大事,力量微小而肩负重任,很少有不受惩罚的。《周易》说:‘鼎足折断,把王公的八珍之粥倒出,沾濡了四周,凶。’这是说不能胜其任。”孔子说:“能知晓(事理的)几微,大概是神吧?君子与上相交不谄媚,与下相交不渎慢,这算是知晓几微了。几,是事物变动细微,吉的先现。君子见几而行动,不待终日。《周易》说:‘坚如磐石,不待终日,占问得吉。’(已经)坚贞如同磐石,(还)宁可用它终日,其决断可以明识了!君子知几微知彰著,知柔顺知刚健,(因而)万众仰慕。”孔子说:“颜回这个人,大概快知晓几了吧!有不善的事未尝不知道,知道后未曾再犯。《周易》说:‘(离开)不远就返回,无大悔,始而吉。’”天地(二气)附著交感,万物化育凝固,男女构精交合,万物化育衍生。《周易》说:“‘三人同行,则损去一人,一人独行,则得到友人。’说的是(合二而)归致于一。”孔子说:“君子先安定下自身后才可以行动,平易其心之后才可以说话,(与人)确定交情之后才有所求。君子能修养到这三种德行,才能全面。(身)处危难而行动,则民众不助,面临恐惧才说话,则民众不响应。没有交情而有所求,则民众不会帮助,不帮助,则伤害的事就来了。《周易》说:‘得不到增益,或许会受到攻击,立心而不恒,有凶。’”


(六)

子曰:“乾坤其易之门邪?乾,阳物也:坤,阴物也。阴阳合德,而刚柔有体,以体天地之撰,以通神明之德。其称名也,杂而不越。于稽其类,其衰世这意邪。夫易,彰往而察来,而微显阐幽。开而当名,辨物正言断辞则备矣。其称名也小,其取类也大,其旨远,其辞文。其言曲而中,其事肆而隐。因贰以济民行,以明失得之报。”

注释

①乾坤:指经卦乾坤。门:一本作“门户”,犹根本。阳物:乾三画皆为阳,故称阳物。阴物:坤三画皆为阴,故阴物。

②阴阳合德:乾为阳德,坤为阴德。乾坤相互交通。合,交通。刚柔有体;指“六子”,即震、坎、艮有一刚二柔之体,巽、离、兑有一柔二刚之体。体,指卦体。撰:一说为数,万物形体皆受天地之数;一说为所为,体现天地生万物,当以解“撰”为所为,于义更胜。

③名:六十四卦卦名,或说指卦辞。案下文“衰世之意”指文王与纣王时代的事情,即第七章所谓忧患意识,第七章一一列举卦名,说明作《易》者有忧患意识,故“名”当指卦名无疑。于:发语辞。稽:推考。邪:助词。

④彰往;彰明以往之事。察来:察知未来之事。阐,明。

⑤开:启发,阐明。当名:名实相符。辨物:辨别物象。“当名辨物”一语,乃《系辞》受名家思想影响之铁证。正言:正定言辞。断辞:推断之辞,即吉凶等辞。

⑥称名:取名,即六十四卦取名。旨:旨意。文:条理。曲:通“诎”,隐晦婉转。中:适中。肆:直,明显。贰:有二解:一指吉凶,一指“曲而中”“肆而隐”,以后者为胜。报:报应。

今译:

孔子说:“乾坤,是《周易》的门户吧?乾,为阳物;坤,为阴物。阴阳交合其德,刚柔(爻画)就有了形体,以体现天地所为,以通达神明的德性。其(卦)取名似杂乱不一,但不越份,推考卦名各类,大概是衰世时人的意识吧”《周易》彰明往事而察知来事,而使微者显著阐明幽隐,开启卦之义,使名实相符,以辨别物象。正定(卦爻)言辞,赋上吉凶占断之辞而使之完备。(卦)取名小,它所象征的事类广大,所寓含的旨意深远。所系的卦爻之辞有文彩,它的语言隐晦而又合乎中理,它所论述事情既明显而又深藏内涵,总是从两个方面去济助民众行为,以明确失得的报应。


(七)

《易》之兴也,其于中古乎!作《易》者,其有忧患乎!是故履,德之基也;谦,德之柄也;复,德之本也;恒,德之固也;损,德之修也;益,德之裕也;困,德之辨也;井,德这地也,巽,德之制也。履,和而至;谦,尊而光;复,小而辨于物;恒,杂而不厌;损,先难而后易;益,长裕而不设;困,穷而通;井,居其所而迁;巽,称而隐。履以和行,谦以制礼,复以自知,恒以一德,损以远害,益以兴利,困以寡怨,井以辨义,巽以行权。

注释

①中古:殷末周初。伏羲时代为上古,文王时代为中古,孔子时代为下古。此指文王时代。忧患:忧虑患难。此指作《易》之人处逆境而演《易》。案《系辞》:“易之兴也,……当文王与讨之事邪!”《彖传》“内文明而外柔顺,以蒙大难,文王以之。”当知“忧患”即文王被囚于羑里之事。

②履:帛《易》“履”皆作“礼”,《序卦》训履为礼,《履》卦下泽上天,故有上下尊卑等级分明之义,履又有践履之义。基:基础。践而履故曰德之基。谦,有谦逊、退让之义。柄:本,即把柄。谦持礼如柄之持物,故曰柄。复:有复返之义。本:根本。复归人性初善,故为德之本。恒:有恒久之义。固:牢固,即常守而不变。

③损:有减损之义。修:一本作“循”,修循二者通,训“修”为治理,修养,益:有增益之义。裕:宽裕,优裕,扩充。辨:分别。地:地方。此以井水养人而不穷,说明养为德之地。制,一本作“$”,制即$,“制”篆字为$,从刀从未,有裁断之义。《彖》称“重巽以申命”,《象》曰“君子以申命行事”,故申命以明“制”。

④和而至:履训为礼,《荀子》云:“礼者,人之所履也。”《论语》:“礼之用,和为贵。”故和而至。和,不争。尊而光:王引之:“尊,读撙,节退让之撙。撙之言损也,小也。光之言广也,大也。”此释甚确,当从之。小:谓《复》卦一阳居下。物:指坤阴物。

⑤杂而不厌:《恒》卦刚柔皆应而其文交错,故曰杂,自守恒久不已故曰不厌。先难而后易:减损以修身,故先难,身修无患,故后易。长裕不设:增进饶裕,不待设施。不设,不陈设,不夸大。《彖传》曰:“天施地生,其益无方,凡益之道,与时偕行。”即“不设”之义。

⑥穷而通:《困》卦兑泽干于上则谓穷,坎水流于下则谓通。居其所而迁:井不动故谓居其所,即《井》卦所谓“改邑不改井”,能不断出水而利民故谓迁。即《序卦》所谓“井道不可不革”。称而隐:巽为木,称从禾,《说文》:“禾,木也。”故巽曰称。称,本指铨,此指称量。巽,通逊。《象》之《蒙》“顺以巽也”,郑本作逊,马云:“巽,逊也。”逊有隐退之义,故巽又曰隐。从卦象看。巽二阳在上谓称,一阴入下谓隐。

⑦制礼:制订礼仪。自知:复返自省有不善未尝不知。远害:减损私欲可以远离灾害。兴利:产生功利。寡怨:减少怨尤。辨义:井水养人可以明辨君子之义。行权:申命故行权。

今译:

《周易》的成书,大概是中古时代吧。作《周易》的人,大概充满着忧患意识吧!所以礼,这是德性的基础;谦,是把握德性的柄;复,是德性的根本;恒,是德性的修固;损,是对德性的修养;益,是德性的宽裕;困,是德性的辨别;井,是育德之地;巽,是对德的裁断。礼,和悦而践行;谦,尊让而光大;复,微小而能识辨于物;恒,(遇事)杂乱恒守而不厌倦;损,是(减损私欲)起初难而以后易;益,增长宽裕而不摆设(夸耀);困,穷困而能通达;井,居其所而迁养(民众);巽,称量事物隐藏而不露。礼以和而行事;谦以制订礼仪,复可以自知,恒因恒守一德,损以远离灾害,益以兴隆其利,困可以减少怨尤,井(养民)可以辨其义,巽可以申命行权。


(八)

《易》之为书也不可远,为道也屡迁。变动不居,周流六虚,上下无常,刚柔相易。不可为典要,唯变所适。其出入以度,外内使知惧,又明于忧患与故,无有师保,如临父母。初率其辞而揆其方,既有典常,苟非其人,道不虚行。

注释

①不可远;指易道广大悉备,言尚辞,动尚变,制器尚象,卜筮尚占,故曰不可远。一说不可远离阴阳物象而妄为,可备一说。迁:徙。居:止。六虚:六位。虚是以实而言,位本无实;因爻而显示,位未有爻曰虚。上下:指一卦六爻上下。相易:相易位。

②典要:典常要道,即经常不变的规则。适,往。此指“之卦”。如《乾》五变之《大有》。使其出入以度,使外内知惧:先儒众说不一,莫衷一是,朱熹唯恐释之有误,未敢训解,只写下“此句未详,疑有脱误”。今列以下几种观点解释:(一)出乾为外,入坤为内,日行一度,故出入以度,出阳知生,入阴惧死,使知惧(虞翻语)。(二)行藏各法度不可违,使隐显之人知具于《易》(孔颖达语)。(三)出入以一卦内外言之,两体也,出者,自内之外往也;入者,自外之内来也,以是度内外之际,而观消息盈虚之变,出入进退之理,使知戒惧;(朱震语)。(四)《易》虽不可为典要,而其出入往来皆有法度,卦之外内皆足以使人知畏惧(潘梦旗语)。(五)人入而在内,出而在外皆有法度,不敢妄为(蔡清语)。(六)出,谓升上,入谓降下。外者,上也;内者,下也。卦画出而外,入而内皆以其度,或一体自易,或二体互易,六子八辟之所变。各二卦,泰否二辟之所变各九卦,如度之分寸,各有界限,不可僭差,人事之或出或入亦如卦画之出入以度,其出入动循礼法,使出而在外,入而在内之时,惕然知所畏惧(吴澄语)。(七)所系之辞或出或入,皆有一定法度,立于内外爻辞之间,使人皆知畏惧(来知德语)。统观上下文义,朱震、吴澄之说为胜,即出入,指阴阳屈伸消息。出,自内到外,即往;入,自外到内,即来。内外:内外卦。

③故:事,原故。与:助词。师保:古代负责教育辅导贵族子弟的人。临:亲临。初:始。率:一本作“帅”。案《诗》“率时农夫”,《文选·东都赋》注引《韩诗》作“帅时农夫”,《礼》注“故书帅为率”,《仪礼》注“古帅为率”,故二字互通。此训率为循。辞:卦爻辞。揆:度。方:此训为道。苟:若。道不虚行:易道不会凭空而自行。此言易道行于世皆圣人之功。

今译:

《周易》这部书不可疏远,它所体现的道,经常变迁,变动而不固定,周流于(卦的)六位,或上或下无常规,阳刚阴柔相互变易,不可当成不变法则,唯有随爻之变而有所(生成)之卦,其(阴阳)屈伸往来皆有法度,在外在内而使知畏惧,又明示忧患的原故,虽没有师保教导,但如同在父母身边。起初若依循卦爻之辞而揆度其道义,(则《易》)也有典常可寻,若不是圣人(阐明此道),易道不会凭空行于世。


(九)

《易》之为书也,原始要终,以为质也。六爻相杂,唯其时物也。其初难知,其上易知,本末也。初辞拟之,卒成之终。若夫杂物撰德,辨是与非,则非其中爻不备。噫!亦要存亡吉凶,则居可知矣。知者观其彖辞,则思过半矣。二与四同功而异位,其善不同,二多誉,四多惧,近也。柔之为道,不利远者,其要无咎,其用柔中也。三与五,同功而异位,三多凶,五多功,贵贱之等也。其柔危,其刚胜邪?

注释

①原始要终:与《系辞上》“原始反终”相似,穷其事物之初,又要会事物之末。始,初。要,约。初爻代表事物之初,故称“始”。终,终结。上爻代表事之末,故曰终。质:体。

②杂:阴阳错杂。时物:指不同条件下的事物。时:时机。卦有卦时。爻有爻时。物:事。初:初爻。上:上爻,难知:初爻处下代表事之微,故曰难知。易知:上爻代表事物终结而彰明,故曰易知。本末:指初爻上爻。

③初辞:初爻之辞。拟:比类。卒成:事最后形成。终:上爻之辞。杂物指阴阳杂居。杂,错杂。物,事,即爻不同代表事物不同。“爻有等,故曰物”。撰:一本作“算”,此当训为论述。辨:别。中爻:指卦中四爻。

④噫:叹词。要:求。彖辞:即卦辞。二与四同功:二与四同为阴位同互一卦,有相同的功用。异位:指二与四处不同位置,二处内卦,四处外卦;二居中,四失中。近:就四而言,四多惧因近五之君。

⑤不利远:阴不利于疏远九五,此就二言之。柔中;二以柔居中。三与五同功而异位:三五同为阳位,同互一卦,故曰同功,五居中在外卦,三失中而在内卦,故曰三五异位。胜:胜任。邪:不定之辞。

今译:

《周易》这部书,推原求末,以为体。六爻(阴阳)错杂,代表不同时间的事物,其初爻(象征事物之始)难以知晓,其上爻(象征事物的终结,事情已经明显)容易知晓,(因为初爻、上爻)是卦的本末。初爻之辞拟成(事物开端),(上爻之辞象征)事物最后形成。如果杂糅代表不同事物的爻,撰述(阴阳刚柔的)德性,辨别其是与非,则非中间四爻不算完备。噫!也要求存亡吉凶,则居(观其象)可以知道。智者观玩彖辞,则理解可以超过一半。二爻与四爻有相同的功用,但爻位不同。(所以)它们的善吉不同,二多荣誉,四多畏惧,因接近(五之君位)。阴柔之道,本不利于远离(九五),(二远五)其大要归于无咎,是以柔居中的原故。三爻与五爻有相同的功用,但爻位不同。三爻多凶险,五爻多功绩,这是位之贵贱等级造成的。(三五阳位)若阴柔处之则危险,而以阳刚则能取胜吗?


(十)

《易》之为书也,广大悉备,有天道焉,有人道焉,有地道焉。兼三材而两之,故六。六者,非它也,三材之道也。道有变动,故曰爻。爻有等,故曰物。物相杂,故曰文。文不当,故吉凶生焉。

注释

①悉:全,都。材:一本作“才”,二者通。三才即天地人。

②道:三才之道。等:阴阳贵贱之差等:物,事物。此指阴阳二物,阳爻代表阳物,阴爻代表阴物。文:文彩。不当:谓阴物(爻)居阳位,阳物(爻)居阴位。

今译:

《周易》这部书,广大而完备,有天道,有人道,有地道。兼备天地人三才而两两相重,所以成为(一卦)六画。六画不是别的,是三才之道。道有变动,所以称为爻。爻有不同等级,故称为物,物(阴阳)相杂,故称为文彩,阴阳两爻不当位,所以吉凶产生。


(十一)

《易》之兴也,其当殷之末世、周之盛德邪?当文王与纣王之事邪?是故其辞危,危者使平,易者使倾。其道甚大,百物不废,惧以终始,其要无咎,此之谓《易》之道也。

注释

①文王与纣王之事:指《周易》反映的是商纣王把周文王囚禁在羑里这一历史事件。即《彖》释《明夷》所谓“内文明而外柔顺,以蒙大难,文王以之”。

②辞:指《周易》卦爻辞。危:危惧。易:平易。倾:覆。

③其:代词。指卦爻辞。不废:无所遗。要:要旨。

今译:

《周易》成书,大概当在商代末期,周代德业隆盛之时吧?反映的当是文王与纣王的事情吧?所以《周易》含有危惧之辞,(其辞)由危惧变得平易,由平易变得倾覆。《周易》卦爻辞中所蕴含的道理十分博大,百物皆具备其中而无所遗弃。(卦爻辞中)这种危惧一致贯串《周易》的始终。其大要归于无咎。这就是《周易》的道理。


(十二)

夫乾,天下之至健也,德行恒易,以知险。夫坤,天下之至顺也,德行恒简,以知阻。能说诸心,能研诸侯之虑,定天下之吉凶,成天下之亹亹者。是故变化云为,吉事有祥。象事知器,占事知来。天地设位,圣人成能。人谋鬼谋,百姓与能。八卦以象告,爻象以情言,刚柔杂居,而吉凶可见矣。变动以利言,吉凶以情迁,是故爱恶相攻,而吉凶生。远近相取,而悔吝生。情伪相感,而利害生。凡《易》之情,近而不相得则凶,或害之,悔且吝。将叛者,其辞渐。中心疑者,其辞枝。吉人之辞寡。躁人之辞多。诬善之人,其辞游。失其守者,其辞屈。

注释

①至健:乾纯阳故“至健”。德行恒易:指德行永远是平易近人。即《系辞》所谓“乾以易知”及“易知则有亲”。简:简约。知:犹主、为。

②说:悦。研:研磨。侯之:先儒多认为衍文。案与前句“能说诸心”对举,思之有两解:一、如先儒所言,“侯之”为衍文;二、“能说诸心”脱“侯之”二字。此二者皆可通。然由下文“定天下”与“成天下”对举思之,当以前者之说于义更胜。亹亹:先儒多释为勉勉;勤勉。此释为微妙(详见《系辞》上十二章注)。

③云为:云,有。即有所作为。详:善福。圣人成能:指圣人效法天地作《易》,赞天地之化育,即成就天地之功能。人谋:指求谋卿士。谋,图谋,求教。鬼谋:指求谋卜筮。百姓与能:指求谋于庶人。

④象:卦象。爻彖:爻辞卦辞。情:情感,性情。变动:爻之变动。利:指爻之变动教人趋吉避凶。迁:徙。

⑤爱恶相攻:指刚柔相摩。爱恶就爻之情而言,阳之情为爱,阴之情为恶。攻,摩。远近相取:或取远应而舍近比,或取近比而舍远应。远,指爻应与不应。近,近比。情伪相感:实情和虚伪相互感应。情,实情,阳为实。伪,虚伪,阴为虚。

⑥近而不相得:两爻相比阴阳相违背。或害之;阴为害,以阴居阳,以阳居阴,阳皆受害。

⑦叛:背叛,叛逆。$,通惭,先儒多释为惭愧。枝:树枝。此指像树枝,分枝不一。寡:少。躁,浮躁。游:游移不定。屈:卑屈不伸。此节先儒理解多异:有说谈坎、离、艮、震、兑、巽六种人之言(虞翻),有说为爻位当位失位及变化等(姚配中),有说人之辞由情而生,故《易》之辞亦由情而生。似第三者于义为胜。笔者曾指出《周易》古经中有相面之内容(如《颐卦》),笔者以为《系辞》中的这段文字,恐亦是战国人谈相的内容。

今译:

乾,天下它最刚健,其德性永远平易,而主艰险;坤,天下它最柔顺,其德性是永远简约,而主阻难。(易简之理)能娱悦人心,研究其忧虑,判定天下的吉凶,促成天下几微之事。所以知变化而有所作为,吉庆的事有福祥之兆,观卦象可以知道器物制作,筮占可以预知未来。天地设立自己的位置,圣人(效此)而成就天地的功能。人的智谋与(卜筮所现)鬼神的智谋,百姓也能参与谋事。八卦以卦象告知,卦爻辞以实情说明。刚柔(爻画)互相杂居,而吉凶可以显现。爻的变动是以利表达,吉凶随爻实情而变迁,所以爱与恶相互攻击,而吉凶生成。(爻的)远(应)与近(比)相互取舍,而悔吝产生,真情与虚伪相互感应,于是利与害产生。凡《周易》所论的情感,(两爻)相近比而不相得则必有凶,或者有伤害,悔恨且有吝难。将要背叛的人,他的言辞惭愧躲闪,心中有疑惑的人,他的言辞枝分不一。吉人的言辞很少。浮躁人的言辞很多。诬陷好人的言辞浮游不定。丧失操守的人言辞屈服。

(选自刘大钧  林忠军著《周易传文白话解》山东友谊书社1993年4月第1版)

XHTML1.1   CSS   CC   CC中文   直接打印   易易工作室   易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