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易传文白话解(序卦)

刘大钧 林忠军著 山东友谊书社1993年4月第1版)

序卦

(一)

有天地,然后万物生焉。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,故受之以屯。屯者,盈也。屯者,物之始生也。物生必蒙,故受之以蒙。蒙者,蒙也,物之穉也。物穉不可不养也,故受之以需。需者,饮食之道也。饮食必有讼,故受之以讼。讼必有众起,故受之以师,师者,众也。众必有所比,故受之以比。比者,比也。比必有所畜,故受之以小畜。物畜然后有礼,故受之以履。履而泰然后安,故受之以泰。泰者,通也。物不可以终通,故受之以否。物不可以终否,故受之以同人。与人同者,物必归焉,故受之以大有。有大者不可以盈,故受之以谦。有大而能谦必豫,故受之以豫。豫必有随,故受之以随。以喜随人者必有事,故受之以蛊。蛊者,事也。有事而后可大,故受之以临。临者,大也。物大然后可观,故受之以观。可观而后有所合,故受之以噬嗑。嗑者,合也。物不可以苟合而已,故受之以贲。贲者,饰也。致饰然后亨则尽矣,故受之以剥。剥者,剥也。物不可以终尽剥,穷上反下,故受之以复。复则不妄矣,故受之以无妄。有无妄,然后可畜,故受之以大畜。物畜然后可养,故受之以颐。颐者,养也。不养则不可动,故受之以大过。物不可以终过,故受之以坎。坎者,陷也。陷必有所丽,故受之以离。离者,丽也。

注释:

①天地:此天地指六十四卦中的乾坤。以“天地”生万物说明乾坤为六十四卦之首的原因。万物:指自然界万物,此以“万物”说明六十四卦,“二篇之策万有一千五百二十,当万之数”。

②盈:满。受:继,承继。屯:卦名。屯本义从屮从一,屮即草,一为地,故有草木茁芽于地之义。《屯》卦下震上坎,坎为雨,震为雷,雷雨动荡,其气充塞。故屯为“盈”。又震为乾刚坤柔始交,故屯为“物之始生”。

③蒙:卦名。蒙本义是冢上草木,有覆盖之义。此通萌,郑玄曰:“齐人谓萌为蒙”,即指幼小之貌。物之初生幼小是未开著,故蒙为蒙昧。穉,一本作“稺”、“稚”。古三字通,有幼稚之义。

④需:卦名。通雩,本义指求雨之祭,引申为需求。《需》下乾上坎,坎为水,乾为天,云上于天,待时而落,故曰需有待、求雨之义。求雨为保丰年,而饮食有所依赖,故需又为“饮食之道”。

⑤讼:卦名。《讼》上乾为天,下坎为水,天在上,水在下,天与水违行,故有争讼之义。师:卦名。师为军旅之名,古二千五百人为师,师有众义。《师》下坎上坤,坤为众,坎为众。《国语·晋语》:“坎,劳也,水也,众也。”故师为众。

⑥比:卦名。一指周代社会基层组织,五家为比,比有亲密无间之义,《比》卦象是水在地上,有亲比之义。畜:一本作“蓄”,有畜养之义。小畜,为卦名。《小畜》$一阴五阳,有一阴畜养五阳之义。阴为小,故曰小畜。

⑦履:卦名。履本指鞋,有践履之义,《履》卦上乾为天,下兑为泽,天高在上,泽卑在下,上下尊卑分明,故履为礼。《荀子》云:“礼者,人之所履也。”帛《易》履皆作“礼”。礼,指上下尊卑之等。李鼎祚《周易集解》、王弼《周易略例卦略》在“故受之以履”之后有“履者,礼也”。泰:卦名。帛《易》“泰”作“柰”。《泰》下乾上坤,乾阳下降,坤阴上升,故有阴阳交通之义,正如《彖》所言:“天地交而万物通也。”

⑧否:卦名。帛《易》“否”作“妇”,《否》与《泰》相反,《否》上乾为天,下坤为地,天地阴阳不交通,故否有不通之义。如《彖》所言:“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也。”同人:卦名。人即仁。同人即同仁,《同人》下离上乾,乾为天,离为火,天阳在上,离火炎上,故有志向相同之义。

⑨大有:卦名。古称丰年曰有,大丰年曰大有。《大有》一阴拥有五阳,大而富有,即《彖》所谓“柔得尊位,而上下应之,曰大有”。阳为大。谦:卦名。《谦》下艮上坤,艮山高而处地下,故有谦退之义。

⑩豫:卦名。豫本指象大,引申为娱乐,《豫》下坤上震,坤为地,震为雷,雷出地奋,万物顺性而动,故有喜乐之义。随:卦名。《随》下震上兑,震为雷在下,兑为泽在上,雷藏于泽中,随时休息,故有随从之义。

⑾蛊:卦名。蛊字本义为器皿食物腐败生虫,有败坏之义。《蛊》下巽上艮,艮为山,巽为风,风落山,其木摧坏,故有败坏之义。又艮为少男,巽为长女,有女惑男之象,万事从惑而起,故以蛊为事,蛊为事,盖假借“故”,非蛊字有“事”之训。王引之曰:“蛊之言,故也。《尚书大传》云:‘乃命五史。以书五帝之蛊事。’蛊事犹故事也。”

⑿临:卦名。帛易《临》卦作“林”,从爻画看《临》二刚临四柔,“刚浸而长”,故《临》刚有长大之义。观:卦名。《观》与《临》相反,《观》二阳在上,阳为大,故“物大然后可观”。

⒀噬嗑:卦名。噬嗑本义指嘴里有食物而咬合,《噬嗑》$上下两阳,中一阳即是嘴里食物之象,此卦下震上离,离为电、震为雷、雷动而威,电闪而明,雷电相合,故有“合”之义。苟:但。《贲》:卦名。《贲》卦刚柔相错而文饰,故贲有饰之义。

⒁剥:卦名。剥有剥落之义。《剥》下坤上艮,艮为山,坤为地,山高反附于地故有剥落之义。又《剥》$一阳于五阴之上,故有五阴剥落一阳之义。穷上反下:穷尽于上必复返于下。穷上,指《剥》一阳居上而穷尽。反下,指《复》卦一阳复一初爻。反,复。《复》$一阳于五阴之下,有一阳复返之义。

⒂复则不妄:案《系辞》“复以自知”。自知而不妄,不妄即不妄行。《无妄》下震上乾,乾为天,震为雷,天下有雷动,故为不妄动。畜,本又作“蓄”,有积聚;蓄养之义。《大畜》下乾上艮,艮为山,乾为天,天在山中,天至大,山静止,山静止畜养至大,故为大畜。

⒃颐:原指人两腮。《颐》下震上艮,艮为止,震为动,上止下动。口腔之象,从卦画言《颐》$上下二阳中四阴,外实中虚。像口腔,食物由口而入以养生,故颐有“养”之义。大过:指大的过失,《大过》下巽上兑,兑为泽,巽为木,泽灭木象故有过,从爻画看《大过》$中四阳上下两阴,中间阳盛,上下弱,即本末弱,故为大过,阳为大。

⒄陷:通险。《坎》上下皆坎,坎阳陷于阴中故曰陷。丽:依附。《离》卦上下皆离,离阴依附于阳,故离为丽。

今译

有了天地,然后万物产生了。充满天地之间的只有万物,故(《乾》《坤》后)继之以《屯》。屯,盈满。屯,万物开始生长,万物生长必然蒙昧幼小,所以继之以《蒙》。蒙,蒙昧。(是指)万物幼稚。万物幼稚不可不养育。所以继之以《需》。需,饮食之道。饮食必会发生争讼,所以继之以《讼》。争讼必会将众人激起,所以继之以《师》。师,聚众。人众必有所亲附,所以继之以《比》。比,亲附,亲比必会有蓄养,所以继之以《小畜》。物既积蓄(众人温饱)然后礼仪产生,所以继之以《履》。履礼而泰和然后(民)安,所以继之以《泰》。泰,亨通。万物不会永远亨通,所以继之以《否》,万物不会永远闭塞,所以继之以《同人》。与人同志,万物归顺,所以继之以《大有》。拥有大(富)而不可满盈,所以继之以《谦》。有大(富)而能谦让必定安乐,所以继之以《豫》。安乐必定要有人随从,所以继之以《随》。以喜东随从他人者必定发生事端,所以继之以《蛊》。蛊,事端,事端(经治)后(功业)可以盛大,所以继之以《临》。临,盛大,物盛大然后才能仰观,所以继之以《观》。可仰观必有所合,所以继之以《噬嗑》。嗑,相合。万物不可以只合而已,所以继之以《贲》。贲,文饰。致力于文饰然后亨通则会穷尽,所以继之以《剥》。剥,剥落。万物不会永远极尽剥落。上穷尽必复返于下,所以继之以《复》。复返则不会妄行,所以继之以《大畜》。万物有了积蓄然后可以养育,所以继之以《颐》。颐,养育。不养育则不可有所作为,所以继之以《大过》。万物不会永久过极,所以继之以《坎》。坎,陷险。陷险必定要有所依附,所以继之以《离》。离,依附。


(二)

有天地然后有万物。有万物,然后有男女,有男女,然后有夫妇。有夫妇,然后有父子。有父子,然后有君臣。有君臣,然后有上下。有上下,然后礼仪有所错。夫妇之道,不可以不久也,故受之以恒。恒者,久也。物不可以久居其所,故受之以遯。遯者,退也。物不可以终遯,故受之以大壮。物不可以终壮,故受之以晋。晋者,进也。进必有所伤,故受之以明夷。夷者,伤也。伤于外者必反一于家,故受之以家人。家道穷必乖,故受之以睽。睽者,乖也。乖必有难,故受之以蹇。蹇者,难也。物不可以终难,故受之以解。解者,缓也。缓必有所失,故受之以损,损而不已必益,故受之以益。益而不已必决,故受之以夬。夬者,决也。决必有遇,故受之以姤。姤者,遇也。物相遇而后聚,故受之以萃。萃者,聚也。聚而上者谓之升。故受之以升。升而不已必困,故受之以困。困乎上者必反下,故受之以井。井道不可不革,故受之以革。革物者莫若鼎,故受之以鼎。主器者莫若长子,故受之以震。震者,动也。物不可以终动,止之,故受之以艮。艮者,止也。物不可以终止,故受之以渐。渐者,进也。进必有所归,故受之以归妹。得其所归者必大,故受之以丰。丰者,大也。穷大者必失其居,故受之以旅。旅而无所容,故受之以巽。巽者,入也。入而后说之,故受之以兑。兑者,说也。说而后散之,故受之以涣。涣者,离也。物不可以终离,故受之以节,节而信之,故受之以中孚。有其信者必行之,故受之以小过。有过物者必济,故受之以既济。物不可穷也,故受之以未济。终焉。

注释:

①此句就《咸》而言。《咸》下艮上兑,兑为少女,艮为少男,故称“男女”。《咸》“柔上而刚下,二气感应”,故有“夫妇”之象。艮兑为乾坤求索而生,故曰“父子”。乾坤有尊卑上下,故曰“君臣”“上下”。错。设置。

②恒:恒久。《恒》下巽上震,巽为风,震为雷,雷风相与而有恒久之义。遯:通“豚”,谓小猪。《周易》古经“遯”字皆为此义。而《易传》训遯为“退”。《遯》下艮上乾,艮为山,乾为天,山高上逼,天远山而退去,故遯为退,从爻画看,《遯》$二阴在四阳之下,有渐长趋势,阳将退去,故曰退。

③大壮:此卦四阳盛长而壮大,故先儒多训壮为大。依《系辞》“日中则昃,月盈则食”之理,其《大壮》四阳盛长已过半,不久当止。故有止义。《杂卦》“大壮则止”是其确证。晋,有渐进之义。《晋》下坤上离,坤为地,离为日,日出地上,渐进上长,又从爻画看,“柔进而上行”,故晋有“进”义。

④明夷:有光明受伤之义。《明夷》与《晋》相反,《晋》是日出地上,《明夷》是日入地中,其光明受伤,故“明夷”有明伤之义。伤于外:《晋》离日在外,进极而伤入其内(变《明夷》)。反其家:《家人》离日在内。家人:指一家之人。《家人》下离上巽,离为火,巽为风,风火相与,有家人之义,又《家人》二五得正相应,二为女在内,五为男在外,男女正,故有家人之义。

⑤家道穷:指室家至亲,过而失节。乖:离散。睽:本义指目不相视,引申为乖异离散,《睽》下兑上离,离为火,兑为泽,火炎上,泽润下,二者相违背,故有“乖”之义。蹇:本指腿跛,行动不便,此引申为难,《蹇》下艮上坎,艮为山,坎为水,水为山所阻不得下流,故有“难”义。

⑥解:有缓解之义。《解》下坎上震,坎为雨,震为雷,雷震天上,雨落地下,故有缓解之义。损,减损。《损》下兑上艮,艮为山,兑为泽,泽深山高有损深而增高之义。从爻画看,《损》$“损下益上”,故有减损之义。《益》与《损》相反,益,有增益之义,指上增益下,《益》下震上巽,巽为风,震为雷,雷风相与而增益,从爻画看,《益》$“损上益下”,故有增益之义。

⑦决:溃决,决断。夬:朱骏声训本义为“$”,“象环缺之形”。在《易传》,“夬”训之决。《夬》卦下乾上兑,乾为天,兑为泽,泽上于天,势必下流而散,有决之义,又从爻画看,《夬》$一阴在五阳之上,有阳盛和决去一阴之象。决必有所遇:以阳决阴必有所喜遇。姤:相遇之义。《姤》下巽上乾,巽为风,乾为天,风行天下,无所不遇,故为遇,从爻画看,《姤》$一阴在下与五阳相遇,故姤有“遇”之义。

⑧萃:会聚之义。《萃》下坤上兑,坤为地,兑为泽,泽在地上,聚水之象,从爻画看,《萃》九五居中得正,上下众阴皆应,故有聚会之义。聚而上者谓之升:是说反《萃》而成《升》,坤为众,《萃》卦坤众聚于下,《升》卦坤众在上,故曰“聚而上者谓之升”。聚,指坤众而言。升,有上升之义。《升》下巽上坤,巽为木,坤为地,地中生木,日长而升高,故有上升之义。

⑨困:穷困。《困》下坎上兑,坎为水,兑为泽,水在泽下,水下漏而上干枯,故有穷困之义。困乎上者:指《困》卦水在泽下,泽上无水而穷困。必反下:反《困》成《井》,《困》兑泽到下,成巽木,而成《井》。故曰“反下”。井,有养之义。井道不可不革:即《系辞》所谓“居其所而迁”。即井能出水而利民,故曰“不可不革”。革,本指兽皮治去其毛此指变革。《革》卦下离上兑,兑为泽,离为火,泽火相息,故有变革之义。

⑩鼎:本指古代一种烹饪器和礼器,因鼎烹饪以成新物,故有取新之义。《杂卦》:“鼎,取新也。”故曰“革物莫若鼎”。《鼎》下巽上离,离为火,巽为木。木上有火,鼎烹饪之象。主器者:主管祭祀人。器,指鼎。主器者莫若长子:是指由长子主管祭祀。古代宗法世袭制度,王侯大夫之国与邑,原则上由长子继承,故长子掌管祭祀。震为长子。

⑾物不可终动:指反《震》成《艮》。屈万里《读易三种》:“岳珂九经三传沿革例,如《易序卦》‘不可以终动,动必止之’,诸本无‘动必,二字,惟蜀本;兴国本有之。”止,不动。《艮》上下皆艮,即上下不动,故曰止。渐,有渐进之义。《渐》下艮上巽,艮为山,巽木,为木生山上渐渐增高,故渐为“进”。进必有所归:指反《渐》成《归妹》。古代女子出嫁,按六礼进行,成婚过程称为渐,成婚为归妹。归,嫁。《归妹》下兑上震,震为长男,兑为少女,有少女归长男之象。

⑿丰:丰大之义。《丰》下离上震,震为雷,离为电,雷电至,威严而光明,丰有“大”义。旅:旅行。《旅》下艮上离,艮为山,离为火,山上有火,火行而不停。故有行之义。又内卦艮山静止为主,外卦火动为客,山不动如馆舍,火动不止如旅客,故旅有旅行之义。

⒀旅而无所容:旅客行动而无所容身。巽:帛《易》作“筭”,本指计算工具,此训为“入”,《巽》两巽相重,巽为风,风相随,风吹无所不入,故有“入”之义。兑:有欢悦之义,兑为口,故亦为“说”,通悦。

⒁涣:离散。《涣》下坎上巽,坎为水,巽为风,风行水上,将水冲散,故涣有“离”之义。离:散。节:节度。《节》卦下兑上坎,兑为泽,坎为水,泽上有水,其容量有限度,故节有节度之义。节而信之:节制而有诚信。中孚,中有孚信。《中孚》下兑上巽,巽为风,兑为泽,风令行于上,泽惠施于下,上下感应,有中孚之义。从爻画看,《中孚》$上下二阳,中为二阴,内虚外实,心虚而有实,故为中孚。

⒂小过:小的经过。《小过》下艮上震,艮为山,震为雷,雷在山上,故有小过之象,从爻画看,《小过》上下各二阴,中间二阳,有二阴经过二阳之义。阴为小,故曰小过。此“过”不是过失而是经过。济:渡过,引申为成功。既济:指已成功。《既济》下离上坎,坎为水,离为火,水火相互交通,各得其用,故为“既济”之义。未济,未渡过,引申为未成功。《未济》与《既济》相反,为水火不相交,故有“未济”之义。

今译:

有天地然后才会有万物,有万物然后人分成男女,有男女然后才能匹配夫妇。有夫妇然后才产生父子关系。有父子关系然后才有君臣(之别),有君臣(之别)然后才有上下(等级名分),有上下(等级名分)然后礼仪才有所设置。夫妇之间的感情不可以不长久,故(《咸》之后)继之以《恒》。恒,长久。万物不可以长久居于一个地方,所以继之以《遯》。遯,隐退。万物不可以长久隐退,所以继之以《大壮》。万物不可以长久盛壮,所以继之以《晋》。晋,上进。上进必遭伤害,所以继之以《明夷》。夷,伤,在外遭受伤害必返回家内,所以继之以《家人》。家道穷困必定会发生乖异,所以继之以《睽》。睽,乖异。乖异必定带来险难,所以继之以《蹇》。蹇,险难。万物不可以始终有险难,所以继之以《解》。解,缓解。缓解必定会所损失,所以继之以《损》。不停损失必将转向增益,所以以继之以《益》。不断增益充盈必会决去,所以继之以《夬》。夬,决去。决去必定有所交遇,所以继之以《姤》。姤,交遇。万物相遇之后而相聚会,所以继之以《萃》。萃,聚会。聚会之后共同上进叫做升,所以继之以《升》。进升不停必定陷入困境,所以继之以《困》。穷困于上必定会返于下,所以继之以《井》。井水之道不可不变革,所以继之以《革》。变革诸物(化凉为热、化生为熟)莫过于鼎器,所以断之以《鼎》。主管鼎器(的人)莫过于长子,所以继之以《震》。震,动。事物不可能永久动,使它停止,所以继之以《艮》。艮,止。事物不可永久停止,所以继之以《渐》。渐,渐进。渐进要有所归宿,所以继之以《归妹》。能得到归宿的必定盛大(富有),所以继之以《丰》。丰,盛大。盛大穷极必定会失其居所,所以继之以《旅》。旅行而无处容身,所以继之以《巽》。巽,入。入而后(安定)欢悦,欢悦后(其情)扩散,所以继之以《涣》。涣,离散。万物不可以长久离散,所以继之以《节》。能节制而又有诚信,所以继之以《中孚》。有诚信必然行动,所以继之以《小过》。有超越事物能力者必能成功,所以继之以《既济》。事物永远不穷尽,所以继之以《未济》。(六十四卦在《未济》中)结束。

(选自刘大钧  林忠军著《周易传文白话解》山东友谊书社1993年4月第1版)

XHTML1.1   CSS   CC   CC中文   直接打印   易易工作室   易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