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易丰卦之研究

霍斐然

绪论

《周易》是古人认识世界、研究事物、指导行为的一门学说。八卦是古人反映世界、概率事物的一种简易描述符号。用高度抽象而简明扼要的三分法与两分法相结合,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相结合,创作出八八六十四卦这种应用符号系统,并系统、完整地写成了六十四卦,三百八十四爻易辞,供历代读者趣读不已,研讨无穷,见仁见智,丰富了中华易学文化。

《系辞》曰:“是故易者象也,象也者像此者也”。又曰:“八卦以象告,爻彖以情言”。可见于省吾先生“易无象外之辞”(《周易尚氏学》序言)确有所据,诚非虚语,用以解易,受益非浅。周易本以卦象为主,卦爻之辞确有卦爻规范的,并非海阔天空,浪说无际。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三日,国民党元老四川省政协委员但懋辛老前辈赐函说:“要研究易经,不明卦象,没有不胡扯的。”也正是这一解易思路的传承。今将丰卦易辞本此思路写出,用以就教于高明。

丰卦卦辞研究

  《易》曰:“丰,亨,王假之,勿忧,宜日中。”

  《彖》曰:丰,大也,明以动,故丰。王假之,尚大也,勿忧宜日中,宜照天下也。日中则昃,月盈则食,天地盈虚,与时消息,而况于人乎!况于鬼神乎!

为什么命名为“丰”?与卦象如何联系?义理从何发挥?

《说文》曰:“丰,豆之丰满也,从豆象形”。丰卦上卦为震,震为雷,雷声震天,其声最响;下卦离,离为日,日光射地,光热最烈。合之为丰,卦形与丰字相似。《彖传》与《序卦》皆曰“丰,大也”;《杂卦》曰:“丰,多故也”。皆有丰富和丰收之意。

《系辞》曰:“天垂象,见吉凶,圣人象之”。爻辞中有“日中见斗”之句,鲜明地涉及有关天文知识。丰卦下离为日,上震为动,是主太阳运动之象。上互兑卦,下互巽卦,巽与兑本是一卦相综,体现出描绘时空统一于八月秋收丰收之景象。何其鲜明如此。

用《说卦》“帝出乎震”一节组成的八卦方位图与天文黄道十二宫(即地支)相结合为天文示意图说明之:

正月太阳在亥宫,二月太阳在戌宫,三月太阳在酉宫,四月太阳在申宫,五月太阳在未宫,六月太阳在午宫,七月太阳在巳宫,八月太阳在辰宫。辰巳属巽卦。辰宫为北斗斗柄所在之宫。八月为太阳与北斗同宫之象。爻辞中“日中见斗”之辞,即八月秋收时之写照。丰即丰收之时,八月建酉,兑卦属之。丰卦之义备也。

“亨”者,通也。古“亨”“烹”“享”皆一字,义有相通,用有确旨,丰收之后,始得烹饪熟食以祭天地,烹饪熟食以养人,人与神皆乐得享受,故丰收自有亨通之象。

“王假之勿忧,宜日中”者,王为君王,指极高贵之宾客,假,至也。“日中”,其时正午,极度光明,宜进丰盛的午餐

古人用辞严谨,深入浅出,深之则与天地相合,浅之则与生活相联系。“其称名也小,其取类也大”,将时间空间事物融为一体,隐显描述卦爻辞之中,见仁见智,任人取用而触类引申。

彖辞正是本着卦象卦辞阐述一卦之义理,重在“丰,大也”的“大”字上,丰必向歉方转化,日中则昃,月盈则食,事物至极则变,这是自然规律,前人常论及此理。

象曰:雷电皆至,丰,君子以折狱致刑。

丰卦卦象上卦为震,震为雷,雷表天威,下卦为离,离为电,以示明察,即执行严正判决而不留狱,给以刑事处决。故曰“折狱致刑”。因丰为八月秋金杀伐之气,古代处决囚犯规定定于此时故也。

丰卦爻辞研究

初九,遇其配主,虽旬无咎,往有尚。

象曰:虽旬无咎,过旬灾也。

此丰卦初爻阳动变雷山小过。

“遇”者,丰下卦离初爻变艮,为上升,为往,上互兑,为降,为来,一往一来相交于中为“遇”。“配”者,艮为少男,互兑为少女,一阴一阳为正配也。“主”者,阴阳得配之间有主客之分,人我之别也。“旬”者,十数也。或十日,或十年,皆可称旬。“咎”者过失,“尚”为尊崇。

此爻之意为:相遇合适的主人,虽至十年也无过失。前往合作是能受到对方尊崇的。

“旬”数何据?

《系辞》曰:“天一地二,天二地四,天五地六,天七地八,天九地十”。虞翻注从: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。后世数术家以“纳甲数”名之,实属《易》中天地数,《帛书易》卦序排列本此。堪舆家常用之。即:

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
 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
  乾坤艮兑坎离震巽乾坤

此以乾坤括始终而重出,乾坤至大,人为重出亦合象义。由是可知,初九变小过,上震数七,下艮数三,合之数“十”为“旬”也。前人有解“旬”为“均”者,我以十数为全数之义,故象曰:“过旬灾也”。

六二,丰其蔀,日中见斗,往得疑疾,有孚发若,吉。

象曰:有孚发若,信以发志也。

“蔀”者菩草,席草也,可以织席,可以盖屋。“日中见斗”,并非“日食见斗”,乃太阳与北斗相见,即“日斗同宫”之时。疾,急速也。孚者信也,发者宣布也。

爻辞之意为:席草茂盛的时候,太阳与北斗相见于辰宫(天称座刚开始收割,即往欲得丰收成果(收租收税),惑疑行动过急了,有信约宣布啊!是顺利的(吉)。故象辞著者只以“有孚发若”一句为重点,“信以发志”为主题。

六二爻上互巽为草,变大壮,丰其蔀象。离为日,互巽初爻值辰宫(天称座),辰为天罡,斗柄值此宫,离为日为见,日中见斗象。互巽为进退不果,疑也。互卦上兑下巽为大过,为疾。离中虚为孚信,互兑为发若,变乾互乾为健为圆满。为吉。

九三,丰其沛,日中沫,折其右肱,无咎。

象曰:丰其沛,不可大事也。折其右肱,终不可用也。

《说文》曰:“沛,水出辽东番汗塞外西南入海,从水市”。“沫,洒面也”。

沛为江河之水,水之大者,沛然下雨则河水暴涨,丰其沛也。“日中见沫”者,沫为洒面小雨点,震雷雨立至先兆,常于日中见之。“折其右肱”,“肱”胳膊上从肩到肘的部分。“无咎”者,无过错也。

爻辞之意为:雷震雨前来,日中先下小雨点,是雷震雨之先兆,晒谷场上抢收粮食为紧张得奋不顾身,甚至折其右肱。不曰吉,亦不曰凶,而曰“无咎”者,义为因公致伤而无过错也。

丰九三,上互兑为泽为雨,下互巽为风,动变震为雷,互坎为水,下互艮震为颐,雷震雨前日中见沫之象。值艮中爻,肱之位,坎为险为病,折其右(互兑)肱也。

象辞之义言“丰其沛不可大事也”者,谓在紧张的抢收工作中,不可用太过的负荷做事,因“折其右肱”称为残废,造成终身不能工作,尤今人所谓:“安全生产第一”之戒也!

九四,丰其蔀,日中见斗,遇其夷主吉。

象曰:丰其蔀,位不当也。日中见斗,幽不明也。遇其夷主,吉行也。

九四与六二同有“丰其蔀,日中见斗”之句。《说文》曰:“夷,平也,从大从弓,东方之人也”。古称东夷西戎,南蛮北狄。或曰四夷,皆指少数民族。丰九四,外卦震为东方,为震卦主爻,变明夷,夷主也。所谓“遇”者,变明夷外卦坤,坤为阴为降为来,内卦离为阴为升为往,一往一来相交于中为“遇”。象辞曰:“位不当也”者,阴阳失配也。“幽不明也”者,日光强烈,北斗被日光掩也,而北斗客观存在也。非“日食见斗”,乃“日斗同宫”,经度同而纬度不同。“遇其夷主,吉行也”者,夷者平也,遇其平等待人之主,故称吉行也。

九四爻正是上不在天,下不在田,中不在人,丰收时节,农民踩草上树,扬谷进仓,丰收成果分配享受未定,主客皆乐于谋虑之时,故有“不当位”“幽不明”“夷主吉”之交相杂也。

六五,来章有庆誉,吉。

象曰:六五之吉,有庆也。

丰六五动变为革。

震为动,巽为入,离为文章,动入文章为来章。震为动,兑为口为言为悦,动口悦言为誉。离为红色为喜,乾为圆满为庆。故曰来章有庆誉,吉。

此爻辞意简明,有来赞颂庆贺文章之喜,但未明确落实为何种庆誉?凡属庆誉者系之。

上六,丰其屋,蔀其家,窥其户,阒其无人,三岁不觌,凶。

象曰:丰其屋,天际翔也。窥其户,阒其无人,自藏也。

此爻“蔀”字既是草席又是动词。《说文》:“家,居也”。“丰其屋,蔀其家”者,即是过于丰大扩展其房屋,用草大盖其居室。窥者,缝隙暗里察看,阒者,寂静,觌者,见也。

此爻辞义为:房屋过于扩大得高耸宽阔,阴暗寂静,三年都不见人,这种阴森荒凉的景况,是一种凶象的反映啊!

象辞说:“丰其屋,天际翔也”,可知其为房屋高耸有遮天飞翔之势,与其居住的人来说,就越显得渺小,自然形成了“自藏”的景象。

从丰卦上六爻动变离,离为南,其数六(天地数),在天文中有“南斗”有六星。即二十八宿中的“斗宿”,居天体十二宫的丑宫,丑寅二宫在卦属艮,艮为屋,为门,为止,其数三(天地数),故有“丰其屋蔀其家,窥其户,阒其无人,三岁不觌,凶。”之象。

结束

通过对丰卦象数易辞的研究,钦佩易辞著者著述之博大精深,诱惑后世读者趣读不已,精研不歇,见仁见智,丰富了中华易学文化,同时激发出不同的历史文化风貌和新奇的不同思维水平。

余也不敏,悟所不及,谨以“是故易者象也”为指导思想,将丰卦易辞“日中见斗”作“日斗同宫相见”解之,与丰卦丰收之意相联系,不违《系辞》“天垂象,见吉凶,圣人象之“的原则,同时遵循易辞与易象一致,易辞义理,旨在反映”天人之际“。《周易》一书,确是独树一帜,不与诸子百家同趣,谨呈肤见如此,用以就教于高明。

(霍斐然写于通天宝座, 2001年5月4日毕, 注:本文为新世纪首届中国易学文化研讨会论文。)

(本文来自: http://www.cqchen.com/001/009.html)

XHTML1.1   CSS   CC   CC中文   直接打印   易易工作室   易网